• 少爷蔡康永的新作,伟大的力量啊~~~

    别急着觉得自己失败,很可能,你只是还没找到你会成功的那块领土而已。

    古斯巴达社会,讨厌算术,认为学算术,就是想赚钱,很可耻。

    如果你很会算术,在那里一定觉得自己很失败。换成现在,算术好,绝对被当优点了。
    世界很大,成功的定义有很多种,在找到你的战场之前,别轻易说自己是失败者。

  • 一问一答 - [絮叨絮叨]

    2010-03-27

    老师问:蝙蝠是属于什么动物?猫小姐窃窃在下面说:哺乳动物 “对”。

    又问:  那蜜蜂呢?    猫小姐受到鼓舞,大声答:鸟类。

    “哈哈哈哈,你太有才了~~~”旁边的男生对我说。

  • - [絮叨絮叨]

    2010-03-12

    QQ上线,寒暄语排第一的莫就是:最近怎样。“……”忙着颓废呢!引来昏倒一片;

    颓废了,稿子一直拖延着没写出来,新的任务压根还未开始着手准备,心里每天就是一个悬,不会要断粮了吧;肥了,脸更圆鼓了,腮帮子水肿的厉害;过敏了,四肢皮肤冒出很多红包,脸部皮肤继续红血丝,但是却意外地显露出久未见的苍白感,让人难免有点雀跃;

    陌上花开,缓缓归。寻找李寻欢。

  • 分开多年的恋人在陌生的城市不期而遇。

    他问她:“你好吗?”“很好。”   “他好吗?”“很好。”

    她问他:“你好吗?”“很好。”    “她好吗?”“她刚刚告诉我她现在很好!”

    有轻微干眼症的我内牛满面飘过~~~~

  • 2010来了啊 - [絮叨絮叨]

    2010-01-31

    2010来了,虎年也越来越临近了……

    是否准备好迎接新的一年?

    跨入虎年前夕,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放弃。放手心中的羁绊,回归自我,有所期待。尚大哥说有舍才有得!我要放弃自卑,重拾信心;放弃懒惰,勤恳耕耘;放弃借口,面对真心;放弃浑噩,直面理智。

    接下来该是立目标,干实事!fighting!有期待,有欲望,有目标,有要求。

  • 就为了更新 - [絮叨絮叨]

    2009-12-04

    (我们三,还能再做作吗?)

    我如果在网上,总会花费漫长的时间看博客,从一个陌生人链接到另一个陌生人;

    其中看的最多的是柏邦妮。她写博客简直专业,好像通讯社即时更新,常常是一日几博;

    最近她发表一篇悲壮文,说要挺一个月不博。

    没几天,结果——“憋死我了”(邦妮语)继续博客。

     

    曾经也狂热想效仿,最少也要做到一日一博吧。

    最终是周博,季博,……这样很不好,所以我纯粹就来更新;

     

    无谓的第一次:生平第一次坐在影院第一排看的电影:“花木兰”,

    看完电影,我无法平静。

    因为坐在左边的路人很呱噪,大声咀嚼、大声讨论;坐在右边的谭猫用气音说:“你旁边的好吵,真讨厌。”我发誓,这气音正好飘到路人耳朵里~~~~~

    看完电影,我无法平静。

    因为我哭不出来。谭猫说你怎么能不哭?我只好假装掩面,

    哎,原来我本质和谭猫一样冷漠。

    真的,我觉得这电影有着邦妮的信念:爱,是惟一的出路。后来看博,才知道邦妮参与了剧本创作。但抱歉,我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战争片。

     

    无谓的检讨:jwer来了南昌,又走了。只聚了一次,打了十来个电话互诉衷肠。

    我们为什么就不多见几次?因为她要交论文给老许。而老许飘忽不定,要随时待命。

    其实现在也很想给你打个电话,但耳畔响起你室友说,你们俩别聊了,太蕾丝边。

    这些琐事,这些青春年少,这些记忆,都在我的巧克力盒子里,甜蜜保存。

    可是,我不能再这么依赖你了。

    因为接下来是一个个你缺席的生日趴,夜谈会、聚餐日、批判与自我批判主题演讲……

    同样可以预见的还是就是最终是,又念叨给彼此,出谋划策,共同实施。

    好吧,既然他们受不了咱们电聊,咱写信吧。

     

     

     

  • 天使过生日,撒花~~~

    最近事多、心杂、怨念丛生。可天使的生日还是不能忘记的。天使,我们加油!

    (天使的心态果然不一般,随手抓来一张懒散居家照,赞!)

     

  • 巴尔扎克说过“不幸,是天才的进升阶梯,信徒的洗礼之水,弱者的无底深渊”。

    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我习惯倾诉,可是倾诉后问题依旧存在,反倒增添朋友烦恼。
    我看到箴言:要倾听,慎言。
    这不是很矛盾?都谨慎开口了,哪来的倾听呢。少了倾诉,仿若少了“卫气”。
    尽管不是元气,不是伤根本,但是也降低自身对抗外界侵扰的能力。

    前几天,天下第一温柔姨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吃饭。我知道她要跟我聊天。因为我好久没烦她了。
    在温柔的攻势下,我缴械投降:一股脑啥也说了,包括两年前的旧闻,也许时效性过了,开诚布公谈了。
    她从不怪我,只是慢慢开导。
    我姨妈总是说,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事。可我却对她说:好像现在才开始过青春叛逆期。
    她大笑,我边吸鼻涕也忍不住笑了。
    她说也行啊,那你把年龄段少分点,但是不能总拖,毕竟叛逆期要快过期了。
    姨妈总是喜欢用科学劝我,其实我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不过科学有个好处,可以破除我的臆想。真庆幸,

    前阵子,小白牌嘘寒问暖收到。你那豪迈的话给予温暖。想起这两年都不知道为了工作的破事给他倒了多少苦水了。
    我还记得总对大家介绍你,一辈子苟富贵勿相忘的好朋友!

    这一段时间以来,jwer、越越、老x、lolo、小F、无道给我的分析,支持!

    我想是不是有一类人就会认为倾诉也是有温度的。当然也很无奈地发现要给朋友分类,什么话对谁说,什么事跟谁做。
    尽管还要面对难题,尽管还陷在深渊,
    但始终多了温度,就多点信心走出来。比如:努力活着!

    (重新看厦门的PP,怎么镜头感那么差。没有美感,但是笑的好开心。还是贴了jwer博客贴的这张,那个岛那么迷人!总想着还能再去。jwer,你终于去深圳了,一切都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