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久没有出去活动了。最近一段时间陷入到闭门造车的境地。

    今天是烦躁的一天,第一,今天是传说中的黑色星期一(可我居然起个大早,可见心里压力),

    第二,今天身体微恙,无明火旺盛,

    第三,找了一天的资料,也没有什么想法。

    爱迪尔,我好期盼着你的回归。当真诚地询问,遭到老许的无敌鄙视加嘲讽鸟。唷,到底是应该怎么通过这些枯燥的资料来表达我满胸膛的欲说不能止滔滔不息的意识?而更让我无语的是,这一次还是零资料。老许也只是过客匆匆,没一点男子汉大丈夫的慷慨意气。

    无奈地又要去bonnie那里寻找力量。结果看到她的第一个题目就是:从没爱上一个文艺男青年

    :因为我们太知道文字和现实的差距吧……
    一个文字非常有趣的人,其实生活里十分乏味,所有的精力都贡献给了博客……
    每天坐在那里写啊写啊两眼发亮,给他灵感的根本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而是食物……
    体重直线上升,躯体越发迟钝,最爱看的根本不是情人的眼睛而是电脑的屏幕……

    讨厌自己不是为了新奇的东西而在写着,也就是生硬的写手,换取些微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我真的是这样吗?

    我不是文艺小青年,更不敢攀比在**圈混。虽然无比膜拜自己有一天,大声地喊,咱也是**圈子的资深人。那声,那身价。所有的文字都是我的原创,所以的思想都是我想表达的,并且在形式上是我自己的任意组合,而且还在名号前加上“首席”,有这一天。?

     

     

     

  • 莫可名状 - [絮叨絮叨]

    2008-01-28

    最近的天气,怪冷的,冷的只想钻在被窝里,啥事情也不干;

    因为地上结了厚厚的冰凌,出门都开始用滑冰的姿势前行,为的是不让自己摔倒。

    我们总是小心翼翼,不想摔倒,不想饶弯路,更不想选错路。好象《重庆森林》里的林青霞,她说出门一定要戴墨镜,撑把伞,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太阳,什么时候会下雨。

    又遇见了别离,又有一个伙伴离我而去,尽管有不舍。其实这未尝不是一个给自己勇敢寻找新出口的理由,未尝不是打算创造将来的机会。无法诉说的是我一次一次地接近于失去,是的,下一个呢?

    转念一想,正是失去才让拥有变得如此令人着迷。

    所以说,这是莫可名状的博客,莫可名状的成长。祝福朋友,一路顺风。

  • 虽然是12月看了的影片,由于我最近开始重新博了,所以赶快来报到;

    至今我仍然还在对所有认识的可以极尽忽悠磨缠的诸位提醒:你看了《投名状》吗?一定要去看啊。

    颠覆所有大片该有的老套路数,一贯陈可辛的细腻讲述三个男人的故事,到底也还是人性的挣扎;虽然影片在恢弘战争场面以及情节上有些瑕疵,但能在厚重的历史中仅仅是从人物最本质的利益关系出发,来延伸情节构建,观众看了,可以感怀旧时,也可以引发共鸣。这不就是一句老的生存规则: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只有利益是永恒的。

    记得以前看到一篇文章,提及到本来剧中的台词是:“抢钱抢粮抢女人”,最后在审查中被高贵的官员改成,“抢钱抢粮抢地盘”。大部分的评论总是重复一句话,剧中没有偶像,三位主演颠覆了自身形象。不!有的,偶像的传说——Andy刘。华帝是唯一的偶像,真永远的偶像。

    在错过一张电影票之后,又分别和不同的人,看了两场。剧情一样,感动依旧,华帝还是依然迷人。谢谢朋友们为票房贡献银子。谢谢小小李第一次诚心祝福。

     

     

  • 2007-10-20 - [就那点事]

    2007-10-20

     

    景德镇夜游之~(10月16日记文,由于电脑故障现发之)

     

    在车上睡了三个半小时之后,我们到达景德镇。是来参加瓷博会的,这一次的车程,大家都很显疲惫,塞着耳机,依偎着打发时间。到了酒店之后,吃饭休息,晚上我们没闲着,自己打个车逛逛瓷都。不知道是不是“瓷博会”的缘故,一路遇上不少拿着相机拍拍的人们;瓷都一下子变得很热闹。

    压马路,发现所有的灯柱都是瓷器装饰,且有多个瓷器交易中心商场。我们并不懂得鉴赏瓷器艺术,看着一间间店铺,我只是想到——易碎品。恰巧晚上和王容短信,彼此感慨,面对一件真正的艺术品,你无法欣赏甚至是不能感受到它,真有暴殄天物之嫌疑。我们还在走着,除了商场就是小店。直到珠山路,是一条长长的仿古街,正好是台湾美食展,人头攒动,好不热闹。晨一直在拍,并且在耳朵根唠叨:可惜了,可惜了,杭州的清河坊建筑也没这里好,但韵味就比这里深刻了。她是在抱怨仿古街的神味被现代的喧嚣所弥盖,我只是一味地宽慰她,这是后现代感,将历史和当下紧密结合。

  • 十一长假结束了,开班第一天,

    尽管我很想改变,可还是老样子:迟到。而且近乎是晚了半个小时呢,结果在楼下等电梯又是十分钟过去,于是我呼哧呼哧地爬上19层楼梯,心里直想说:为什么钥匙在我这呢。

    假期里还写了篇稿子,但很显然大家都不满意。吃饭的时候,郭老师建议去看泰戈尔的诗集,“多写写散文,要以讲故事的形态来成文,尤其是标题要有新意。”一顿饭的功夫,郭老师和我们讨论选题,写作的要领,报社的风格。“如果你们这十年不吃苦,以后想吃苦也没机会,可以混日子过,也可以认真过。但是机会稍纵即逝。”“你们别老是玩,下了班,就在家想想选题,找找资料,练练笔啊。”

    一直以来,身边的人给我错觉,自己应该是富有理想、充满幻想的青年。文如其人,照理说成文也不至于沉闷、文革式的。好歹说,咱也是一80后啊。可是领导今儿个,三巡相向箴言:“你啊,多看看诗集、散文集、要多看书啊!”

  • 开练 - [絮叨絮叨]

    2007-09-03

    上一个星期,我以平均每天一斤的速度持续横向发展,再加上之前囤积的粮食,致使半个月没看过我的精精呼:你是,你是以某人为发福目标进军吗?!

    于是乎,我想开始减肥吧,

    一个小时后,我们逛到“银座”,一阵香味:烤肠。“买了吃吧,这不是咱们学校商业街的味道吗?”“天下烤肠都一个味吧,”精精说;

    三个小时后,看着桌子上一大盆水煮活鱼,我告诉自己鱼肉是白色肉系,脂肪含量少,况且还有辣椒燃烧;

    再三个小时,我抵制诱惑:没有吃下那一串大大的葡萄,喝了一瓶酸奶,与此同时,由于没银子买面膜,剩下三分之一的酸奶直接涂抹在脸上,效果也还行;

    洗脸,睡觉。

    新的一天。

    “我能再盛一碗饭吗?”晨晨笑笑地点头,我雀跃着继续干掉;“不减肥吗?”哎呀,谁让领导的厨艺这么好啊。

    我决定用意念减肥,开练:我变瘦了,变瘦了,……

  •  

    今天是渣子宝贝的生日,她说不要任何形式的庆祝,她说不喝酒、不要蛋糕。

    我忘记问她要不要许愿;

    这一天,她选择启航,去新的环境,认识其它的人;这一次,她又带上了满满的衣服和化妆品,说是每一套衣服都有固定的配饰,不能马虎,厚重的行李并不会打扰她的行程,因为她有明确的目的远大的野心。

    我不知道是否有一个地方会让你停靠,也不晓得是否有一个肩膀你会长时间依偎。

    不想定性有何妨,不想温柔又何妨;

    是的,我开始迷恋上你的背影。成熟性感的衣服架子,坚强冷血地站立阳光下,头歪倚着,你在笑吗?

  • 新余行 - [就那点事]

    2007-08-28

    “仙女湖”、昌坊镇、龙头井、情人岛、湿地公园……来到新余,不禁要感叹:美。

    早就知道新钢的支柱产业地位,但是来到新余,却远没有想像中的污染。循环能源,节能减排在新闻中听得多了,但在眼前。想着宏观理念真正做到上行下达,地方政府职能部门切实执行,收益总是显著的。

    新余的城区建设并没有带给我太多的感受,尽管市政府正在打算将城北城南老城区和城东新区整合布局打通,孔目江环城曲动,可谓是“人在城中,城在水中,水在绿中”。城市生态建设因中国国情的特殊特点结合,或者说是经验不足,总是给人生硬的改造之嫌,缺乏人文气息,和大众的参与而失去了它的亲民感,尤其再加上宣传标语的努力打造xxx城市、耗巨资加大绿化带。来到新余渝水区,是一排排整齐设计的农舍,浮桥、碧水、蓝天青山,宗堂、泉眼,还有完善的健身设施和文化广场,而这所有的建设都是农民自行掏腰包集资。漂流、垂钓、游泳、还有足不出村卖西瓜,一切交易网上进行。城乡统筹发展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我们社会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