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在一起 - [絮叨絮叨]

    2007-08-15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出门在外 - [就那点事]

    2007-08-03

    爬山翻岭,乔装打听,正面对抗。

    此次任务时间长,状况多,加上天气炎热,体力消耗大,于是乎,大快朵颐。住在标间,自然酒店早餐券多了一人份,恨不能打包带走,再吃个早餐补充餐……

    走了几拨地方,路上见人就想缠着问。真相!真相!真相!

    要挖掘,要思考,要随机应变。

    ps:酒店电源突然跳闸,电脑瞬间黑屏,指头由于惯性还在继续敲打,文字已然丢失。抓上手机,开门,四处张望。戴老师讥笑:在外面,什么情况都会发生。他叼着烟,喊我吃西瓜,:“如果你遇上突发状况,第一个想到谁?”这厢我,愣神。老夫子问个啥?那边厢,来电了。

    那时什么也没想,

    其实也就停电了……

  • 聊天 - [絮叨絮叨]

    2007-07-26
    近段时间好像一直在谈天,不同的谈话对象,不同的话题,不同的地点;

                  好利来、肯得基、老树咖啡、蓝色冰点……很奇怪,话那么多,连美食的本能诱惑都已经忽略不计,吃下去心情换来分享。

                 午夜钟声敲响后,我和姗姗起身,独自登着高跟鞋回家,街道上行人已不多,居然不带着一丝害怕穿过了夜路。想起从前,补课到傍晚,就因为害怕走夜路,硬生生地要朋友陪着我走路,那时侯的天空还有很多星星;现在还是那条路,一个人走也不再觉得有没有变长,路还是路;

                又一天,吃饭、聊天,别人开着车,我坐着车回到家。听到车里的音乐,顺势将窗户玻璃摇下,伸出头,原来这几天天气很凉爽。回到家,脱下鞋子,盘想也许该学着开车,因为坐车比走路舒服;

               昨天,见到赖老大和方方,真是开心,短短的五个小时里,我们笑翻了~暴笑了~

               缘分让我们相识,珍惜让情谊走到永远的尽头……

  • 写给他们 - [絮叨絮叨]

    2007-07-19

    赤夏到底是如期而至。心情一直很烦躁。这一回不是没来由,而是有因有果。

    一直以来我就惧怕过夏天。怕热,怕出汗,怕动。而在今年的六月天里,我还怕别离。

    至今的社会身份是两重:男女有别,出门得去找女厕所;还有就是学生,得念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过活。每每临近六月,等待而来的是漫长的暑假和人生转折的毕业考。一次两次……唱着离歌,“策马风萧萧兮”。

    五月天,按照中国的阴历算,应该还是青春,但闷热的天气俨然是初夏的范儿。陆续地吃饭,喝酒,絮叨,短信,然后是分手。一个朋友的签名档里写着:“我们分手了,”,另一个朋友的是:“我们可以不分手吗?”再接着居然是十年的感情付之流水,八年抗战似的爱情马拉松,终究抵不过两年婚姻的考验。由来只听新人笑,有谁留心旧人哭。岁月流逝,韶华不再。俗世的结局,男人遇见了比妻子年轻的女人。我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两年前的婚礼还历历在眼前。浪漫、奢华、坚贞,原来只是外人的感叹。华灯熄灭,乐队已经散场,女人的美太早就落幕。

    小秋对我说,他的一个初中同学在大学里找了一个女朋友。女孩任性、脾气大,再用小秋的话说就是“一母夜叉。看了她的脸都有一天不想吃饭啊。”初中同学告诉小秋,女朋友家里有权有势,可以帮他安排工作。但是初中同学还有另一个知己,单纯善良的女孩。在谎言中,爱情的拉锯战,不见烟火,却是心力交瘁。

    前几天,知道渣子选择放弃了。曾经隔着整个太平洋,都不能被浇灭的爱情温度,却在今夏迅速冷冻结冰。“我仍然会在出门前精心打扮自己,即使不是为了一个人。”

    六月才刚来,心已经在拼命冒汗。

  • 怀揣感恩 - [就那点事]

    2007-07-19

    感激斥责你的人


    因为他助长了你的定慧;


    感激绊倒你的人


    因为他强化了你的能力;


    感激遗弃你的人


    因为他教导了你应自立;


    感激鞭打你的人


    因为他消除了你的业障;


    感激欺骗你的人


    因为他增进了你的见识;


    感激伤害你的人


    因为他磨炼了你的心志。


    总之,感激所有使你坚定成就的人

        ——这是王克勤老师写的一篇博客。这是我最近迫切需要的一种感情。这是一种正在喂养我未来的养料。

               这一刻,想要戒掉许多;这一刻,倒立着看泪腺膨胀;这一刻,心向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